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

頂點小說 -> 武俠修真 -> 我不小心復活了神話

第131章、一個高維的萊茵瓶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“大師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一定會全力調查的。”

    被關在這個世界幾天,仇九一直以為自己已經死了,但是在妻子的解釋下,當知道自己沒死的那一瞬間,他簡直是把吳小花當成了再生父母一樣。

    這種現象就是傳說的人質幫助罪犯。這種情形叫斯德哥爾摩綜合癥。根據實踐,受害人在被劫持5-7天左右開始產生這樣的癥候群。結論是人是可以被馴養的斯德哥爾摩綜合征。

    人性能承受的恐懼有一條脆弱的底線。當人遇上了一個兇狂的殺手,殺手不講理,隨時要取他的命,人質就會把生命權漸漸付托給這個兇徒。時間拖久了,人質吃一口飯、喝一口水,每一呼吸,他自己都會覺得是恐怖分子對他的寬忍和慈悲。對於綁架自己的暴徒,他的恐懼,會先轉化為對他的感激,然后變為一種崇拜,最后人質也下意識地以為兇徒的安全,就是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吳小花關了他不止有七天了。

    而且根據斯德哥爾摩綜合征,1.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(加害者)威脅到自己的存活。

    2.在遭挾持過程中,人質必須體認出綁匪(加害者)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。

    3.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,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(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)。

    4.人質必須相信,要脫逃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這四個條件下,人們就會產生斯德哥爾摩綜合征。

    很不巧,吳小花顯然是滿足了這點,1、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(加害者)威脅到自己的存活。

    這點,仇九是從未懷疑過。

    3、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(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)。

    迷霧世界絕對是滿足了這點。

    4、人質必須相信,要脫逃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這一點,也不用說。有本事從一個高維世界逃回人間,真的很難。

    至于2,吳小花不是已經出現了嗎?而且是帶他離開的出現。這不是恩惠也就沒有恩惠了吧。

    所有條件都滿足了。

    吳小花笑容更盛,打趣道:“有時間你可以到我農莊來,種種地,感受一下新鮮空氣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仇九便拍手哈哈大笑,“大師講對,種種地,勞動一下,對身體有好處。”

    仇九應答的非常自然,就好像他與吳小花是朋友一樣。

    吳小花也忍不住笑出聲。

    不要覺得吳小花做的很過分。事實上對仇九這樣的人,如果沒辦法馴服,就等著他的報復吧。

    低頭看看時間,吳小花斂了笑,開始一個個把他們送出迷霧空間。

    一出來,仇九便醒了。除了多睡了幾天的腰酸背痛外,他基本上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用基本這個字眼,是因為他沒有對吳小花喊打喊殺,反而十分感激吳小花。

    弄的吳小花都有點兒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當然,也只是有點兒。畢竟一個開賭的大亨,如果說他是一個善良的人,吳小花寧愿去相信鱷魚的眼淚。

    他的友善,不過是因為他病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這個病,吳小花不會為他治,也希望他永遠病下去。

    問題解決,吳小花與何家人告別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走,總要吃上飯再走。”

    面對何家人的挽留,吳小花拒絕了。“不,還是盡快找出降頭師。一天不找到人,我就不好離開孫莉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們一定盡快查到人。”

    雙方約定,吳小花與等在休息室,沒有一起進入迷霧世界的孫大爺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直到他們離開,何家人也沒有做出任何過激的手段。

    今天的經歷,何家也好,劉大夫他們也罷,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平靜他們心中的震撼。

    至于他們會不會說出去,其實這已經不再是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何家的勢力不小,國際上猶太勢力更是大過國內。

    在華國找一個華國人,他們比不上警察有辦法,但是找一個進入華國的外國人,他們卻是快的驚人。

    24小時后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吳小花接到電話。

    “步行街,綠色之家(gree tol)。”

    吳小花心中一動,格力托爾。這個單詞是翻譯成綠色之家嗎?

    吳小花心中悸動,總覺得有什么其他的含義。

    “我開車去接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仇九主動參與進來,吳小花并沒有拒絕。

    經過24小時的休養,仇九雖然沒有完全恢復,但已經行動自如了。

    來的不僅有仇九,還有他的手下,是負責保護他的。

    步行街事實上不是步行街。它是附近居民圍繞電影拍攝基地,所形成的商業街。

    由于是為演員們服務,所以這里最多的自然是餐館。中餐、西餐、特色餐廳,應有盡有。

    還未進飲食一條街,吳小花便察覺絲絲高維力量,一皺眉頭,凝神望去。整個街區幾乎全被高維力量籠罩,旁人看不出情況,在吳小花眼中,這里已經不能說是高維力量,而是已經化為線,隱約間與現實勾勒在了一起似的。

    如果一條線是一條經,一個圈就是一條緯……

    如果一條經是一次開始,一條緯就是一次結束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這里的情況。

    絲線以其另一種形態完成了萊茵瓶態。看上去簡直是蛛網!

    吳小花看到每一個進入的人都會被絲線沾上,他的小心肝亂顫。

    千萬不要告訴我這里有一位大拿要降臨。

    降頭師他能對付。

    但如果真是什么未知的存在,吳小花拔腿就要跑路,不對!如果真是那等存在降臨,方圓十,百里都會有其力量的氣息,飲食一條街,才多大,怎么可能這么弱?

    而且不管是不是,吳小花都會調查清楚。這里可是他的地盤。

    人家都殺到家門口了,他又怎么可以退。想退的心是動物對危險本能的反應,留下是因為人除了是有動物的本能,還有理智。

    仇九抱著胳膊一個哆嗦:“大師,你有沒覺得冷?”

    他也說不上來哪處不對,就是感覺冷。

    吳小花微微一笑,指指巷口。仇九不好意思尷尬道:“原來是我站風口啦。”

    仇九問道:“大師,這里有什么不對嗎?”

    他剛問過,又道,“自從知道了大師,我才發現這個世界是那么的危險。”

    仇九是一遭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了。

    當然,他這次沒有怕錯也就是了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公益彩票软件靠谱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