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

頂點小說 -> 其他類型 -> 三國之世紀天下

第四**章 兗州之戰(三)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沛郡相城,戰火繚繞,轟鳴聲一直不斷。

    原本雄偉的相城城墻,如今已經變得破爛不堪,東少一塊,西缺一塊,只打眼一看,便知道這城墻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這也是必然,霹靂車雖然沒有赤煉戰車那般強大的威力,但是也經不住這么長時間的狂轟亂炸。

    當然,曹軍除了不斷對相城投石攻擊外,還發動了幾次攻城戰,不過都被守城的軍隊給打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由于幾天前,彭城那邊傳來的消息,曹操也知道自己被耍了,憤怒的同時,也開始對相城開始了真正的猛烈攻勢。

    相城北門,也就是曹操主力所在位置,也是曹軍攻城最為猛烈的地方。

    經過一天的奮力廝殺,血染城墻,二軍也是忽悠死傷,由于已近黃昏,因此曹軍便在曹操的命令下撤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此事北門城墻之上,有兩人迎風站立,看著園區的曹操軍。

    二人皆是手持長劍,一把劍身修頎秀麗,通體晶瑩奪目,不可逼視,一把劍身修長,但卻只有一面開刃。

    二劍雖然不同,卻皆是不斷滴下血跡,顯然剛剛是殺過人的,至于二個持劍之人,也是滿身血污,不斷呼著粗氣,明顯是剛剛一起戰斗過的。

    “早便知曉留侯謀略驚人,確曾想,武力也這般不俗。”其中一個中年男子以劍杵著地面,一臉敬佩的看向旁邊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那青年男子,正是張良,笑著說道:“大哥北上之前,便時常在我耳邊夸贊衛國公的偉績,如今看來,大哥所言幾乎無差啊。”

    “留侯言笑了。”李靖連忙擺手,在這位‘先賢’面前,自己怎敢稱偉績。

    “留侯大人就這般把我放出,還予我兵器,真不怕我逃了?”恢復平靜后,李靖對張良問道。

    張良深深看了他一眼,然后哈哈一下,“自然是怕的,按照大哥所言,若是讓你為敵,而且放你全力施為,恐怕我們會有空前的麻煩。”

    李靖連稱不敢,一個多月前所發生的所有事情,李靖可是都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眼前這位留侯,在還沒有出九江郡的時候,不,是在還沒有出壽春的時候,便已經推測出了要發生的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他先讓武安君白起率領四十萬冥神軍團先行,并囑咐白起,從九江直接回下邳郡,然后繞道下邳去彭城,阻止彭城曹軍東進。

    隨后,又調集壽春降卒和征召部分百姓,并以手中士卒在外,百姓和降卒在內的行軍布局,緩緩的向沛郡出發。

    甚至他似乎有考慮到相城糧草被搬空的因素,因此讓行軍在內部的百姓,運送了大量的糧草。

    也正是這些糧草,才讓自己等人在這一座空城內安然待到現在。

    張良擺手,聽了李陽所講李靖的事跡,張良對于這位大唐初期的軍神也是佩服的,自然也想將這位軍神留在天云了。

    “衛國公不必自謙,要知道某幾個月前剛與你交鋒,若非我軍占著赤煉戰車之力,恐怕會相當麻煩啊。”

    “留侯言重,稱呼我藥師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,藥師兄!”張良沖著李靖抱抱拳,繼續笑著解釋道:“就是怕你逃跑,所以沒敢把你親衛放出來,否則有你那幾百個親衛在,今天也不至于如此費力,不過也請藥師兄放心,當初三弟并未下死手,雖然不免傷亡幾個,但是仍余八百余人,除了限制人身自由,其他都有人好生伺候著。”

    這點是必然的,李靖那群親衛的戰斗力,張良自然也是有看過的,如今李靖還不是自己人,自然不可能輕易放他們出來。

    李靖自然也明白張良心中的擔憂,苦笑的搖了搖頭道了聲多謝。

    “留侯,看今日曹軍的攻勢,恐怕武安君那邊已經建功。”李靖轉眼看了看遠處已經升起燈火的曹軍大營,對張良說道:“如今這相城,恐怕承受不住多幾次這般攻擊啊!”

    “藥師兄安心,不久便會有轉機的。”張良看著北方,眼神堅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李靖之前問過張良,明知這里有埋伏,也毅然決然的往這里走,是不是為了當誘餌,吸引曹操火力,讓白起軍順利救援彭城。

    張良回了他一個,‘是也不全是’這般摸棱兩可的答案。

    如今,李靖看著張良那堅定的眼神,也明白了,張良如此做的原因,恐怕與身處北方的他那位大哥有關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月初,一封密信從濮陽城飛奔而出。

    然后僅僅數日,原本平靜的兗州,突然狼煙四起。

    張邈、張超、許汜及王楷聚眾而其,公開反派曹操,隨后張邈率六十萬部隊迎接呂布入陳留郡。

    這對于呂布來說簡直是天降大喜,原本四處流浪的呂布終于有了立足之地,自然歡天喜地的帶著自己的并州軍接收了陳留郡。

    十月中旬,一封張邈和呂布的書信,傳到了陳宮和李陽面前。

    里面的內容,無非就是張邈已經依協議投靠呂布,你陳宮為何還按兵不動,趕緊迎接我呂布入東郡啊,現在時間緊急啊,要是等曹操回來,那可就晚了啊。

    看著這封書信,李陽與陳宮相視一笑,隨后,也是一封書信從濮陽而出,直奔陳留。

    這封書信是李陽所書,內容大體是,之前以書信與溫侯得知,你我共同攻伐曹操,之后全憑自己本事攻占兗州的領土,你呂布既然已經入兗州,說明是接受了我的邀請,那接下來我們就全憑本事去爭奪兗州的土地。

    我早早就給你遞了書信,你一直猶豫,我李陽卻不,在你接手陳留之時,我便已經走水路,悄悄的將東郡拿下,哎不僅如此,現在我以湊齊五十萬大軍,整裝待發,馬上南下奪取濟陰郡,到時候還請溫侯幫協一二,李陽絕對不會忘記溫侯的恩情。

    聽陳宮說道這里,李陽不禁煩惱不已,‘得,自己這次不僅成功將呂布引進了濟陰郡,還幫他把濟陰郡的曹軍給引到了自己這里,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。’

    看了這封書信,呂布大怒,原本唾手可得的陳留東郡,如今突然就沒了一半了,還跟我協商好了,協商個p,老子原本就沒答應你。

    別說呂布了,就連張邈也是一臉怒色,‘你妹的,之前咱們可說的好好的,一起投靠呂布的,你陳宮就這么突然反水了。’

    不過轉念一想,張邈卻是有些欣喜,如今這陳宮不投呂布了,那自己豈不是第一功臣,在呂布心中的地位自然是水漲船高。

    一個憤怒李陽,不愿讓自己唾手可得的領土被他人奪取,一個想要在自己新主公面前表現自己,二人一拍即合,決定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李陽奪了濟陰郡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公益彩票软件靠谱么